主页 > F润生活 >未来城市:向湾仔取经 延续社区情味 >

未来城市:向湾仔取经 延续社区情味

未来城市:向湾仔取经 延续社区情味 赫德家族(Heard)是十九世纪中后期本港重要美商琼记洋行的创办人,曾在湾仔设立货仓,后人George Cautherley估计这是克街名字由来。(苏智鑫摄)未来城市:向湾仔取经 延续社区情味 团队翻查政府资料显示,早在一八六七年已有克街存在,现今街内屹立不少小店及食店。(苏智鑫摄)未来城市:向湾仔取经 延续社区情味 自花园街大火后,渣甸坊小贩档口已统一规格。(受访者提供)未来城市:向湾仔取经 延续社区情味 团队访问爱群道圣公会邓肇坚中学旧生,指出爱群道有不少人放狗,被称为「狗屎路」,并以动画呈现回忆。(受访者提供)未来城市:向湾仔取经 延续社区情味 渣甸坊第三代小贩梁鸣宇由小到大帮忙看店档,忆述街内邻里感情。(受访者提供)未来城市:向湾仔取经 延续社区情味 伍婉婷(左),周洁冰(右)(刘彤茵摄)未来城市:向湾仔取经 延续社区情味 谭臣道街坊诉说与轩尼诗道官立小学关係,上世纪七十年代,街坊的爸爸于旁边开五金店。(受访者提供)未来城市:向湾仔取经 延续社区情味 未来城市:向湾仔取经 延续社区情味 未来城市:向湾仔取经 延续社区情味 未来城市:向湾仔取经 延续社区情味 未来城市:向湾仔取经 延续社区情味 未来城市:向湾仔取经 延续社区情味 未来城市:向湾仔取经 延续社区情味

湾仔一条短短克街,现在食店林立,难以想像百多年前此处乃维港边缘,货船来来往往。

面前站着克街名字起源的后人George Cautherley,娓娓道来家族生意与香港命运的交缠。

地图上一条短小的街道,沉积着历史的沙石,今次湾仔区议会与民间组织「Integer Foundation Association」合作寻回区内六条街道的历史,包括由谭臣道至靠东的罗素街、银幕街,更邀请老中青街坊分享生活点滴,也许这是一个良好示範,区议员作为官民之间的连繫人,除了花费金钱区区「美化」,更可以肩负传承社区街道文化历史的责任,甚至将研究所得反馈给日后的城区规划。

顺便一提,今年十一月,新一届区议会选举将会举行。

街名由来 承载家族故事

「我的祖母在东角出生。不是北角,而是铜锣湾的东角道,那时一带仍是海。」George Cautherley穿着唐装外套,内裏其实是标準的毛衣背心、衬衫、领呔。七十六岁的他在湾仔克街抵着低温,热烈地说着外祖母及其家族美商琼记洋行(Augustine Heard & Co.)的历史。不如先说说George,他本身经历亦带传奇。一九四二年香港沦陷时期,他在赤柱拘留营出生,该处乃日军关起盟军在港政商人士之用。其父亲为滙丰银行高级职员,母亲走避不及,所以被捉至赤柱。本报早前曾访问百岁英国拘留营人士Barbara Anslow,根据她已成书的纪录,当中有述及婴儿George的出生。George解释﹕「当时我妈妈病得很严重,有几位女士轮流照顾我。冬天很难捱,但不知为何却对赤柱很有印象,好像是我的家乡小村。」

偶遇克街 追寻百年旧事

「我妈妈没有跟我说及Heard(译:赫德)家族的很多东西,直至十年前,我突然发现有克街,感到在港应该较少有此姓氏,所以追查下去!」二战过后George曾往返港英两地,至上世纪六十年代尾他再返回香港定居。他一直热中历史,蒐集不少赫德家族在港痕迹。一八四○年美国人Augustine Heard在广东成立琼记洋行,邀请其侄子John Heard前来帮忙打理业务,旋即成为美中商圈两大公司之一。一八五六年,他们把总部迁至香港,后来办公室更搬往现今中环的前法国外方传道会大楼、前香港终审法院所在地,重建及扩大建筑,家人住在顶楼。早在一八六七年,政府地图已显示有克街存在。琼记位于湾仔道医院山的仓库亦熙来攘往。George说当时仍未填海,琼记货船就在现时轩尼斯道集成中心附近上落货,估计街道因而以Heard命名。

好景不常,洋行因一八七五至七六年经营不善而倒闭。不过,赫德家族部分成员仍住在湾仔道,后来John Heard孙女Emily Alice Heard在港出生,亦即是George的外祖母。比小说更千丝万缕,George指一指自己说:「即使从未住过湾仔,但感到有些亲切。」George说自己现时更留意湾仔,并会钻研下去。他指出,美国哈佛大学商学院有约五万页有关琼记的历史资料及手稿。他曾在当中一些日记存档见到有关昔日的湾仔风貌,最令他感深刻的是写及一八五七年裕盛办馆毒麵包案。当年湾仔「裕盛办馆」疑于供给几百名英人进食的麵包内下毒,轰动一时。George说:「据文献及旧相片显示,那时琼记在湾仔营运另一家麵包店,足足两层好大间。先人日记有写及此案,但好彩,他们没有受害。」

窄巷排档 凝聚三代人

「在湾仔穿梭,你会发现很多街都有玄妙关係。」今次活动「『道』赏湾仔」团队成员陈铭智说。计划研究範围不是一般印象中对湾仔地铁站的理解,而是行政上的「湾仔区」,因此包含东至天后的银幕街。团队一共邀请八位街坊或人物接受访问,由导演林森製作成系列短片,并于明天(一月七日)至本月十三日在时代广场地面展出。George于访问中提及赫德家族曾于英商渣甸洋行本港首家炼糖厂工作,爽性就把视线放至渣甸坊。

市集始于十九世纪中期

渣甸坊是铜锣湾秘巷,左右两排小贩,记得小时总爱溜进去买白袜及髮饰,旁边本来有间混浊的机舖,彷彿与世隔绝。的确,渣甸坊自己就是一个社区系统。早在一八四五年,政府地图已显示有渣甸市集。陈铭智表示昔日小贩分散在白沙道、渣甸街摆地摊,即是「走鬼档」,主要卖湿货。至六十年代初政府建灯笼洲街市,渐渐把小贩安置其中。团队访问了第三代小贩梁鸣宇,他指出当时一批小贩不想上街市,争取在后巷(即渣甸坊)摆摊,发展成档口。今年三十四岁的梁鸣宇自小帮忙看舖,一放学便回渣甸坊档口前做功课、玩耍。长大后他于香港知专设计学院毕业,回到档口打理生意,售卖衣物及袋子。当街坊要处理重要文件或大小科技事务,不时会找梁鸣宇帮眼及帮手。他认为人才是街道最重要的风景,自己有必要传承下去:「因为我们已经数代人在渣甸坊,如果后生不愿意回来,我们这些街道会慢慢式微,那很可惜,就好似祖业。」

「渣甸坊小贩是非常有人情味的一群,亦众志成城。花园街大火之后,他们立即自发清走档上的棉被、布,人人自己拿钱买定个灭火筒,放在档口。更打趣跟我说要送我一个,放在家备用。」湾仔区议会铜锣湾选区议员伍婉婷说。她认为渣甸坊紧密地折射政府政策对小社区的影响,由上世纪「迁户」至近年翻新档口可见。二○一一年花园街大火后,小贩与食衞局「几乎打晒大交,因为政府提出很多不合理方案,例如要清除半条街档口移入街市,或搬去别的地方,其实会令渣甸坊整个经济瓦解」。经过一轮争取,渣甸坊档口在政府资助下,清理以往的木枝、旧铁皮及棉被等物料,改以金属物料砌成,符合消防规格。

搭起桥樑 重建邻里关係

相对湾仔而言,铜锣湾发展急剧,与昔日对照可说是面目全非,渣甸坊可谓硕果仅存。对于近年天后、大坑等亦面对插针式建筑发展,湾仔区议会副主席周洁冰认为:「有些街坊反映,之前楼与楼间都相识,但现在唐楼一下子变酒店,好多陌生人到来,其实对邻里关係有很大影响。现在社会发展是各家自扫门前雪,现在要反思一下,当我们社会进步到某一个程度,是否要反璞归真,注重守望相助的人情味。」街道日渐褪色,未来区议会有何角色?伍婉婷说区议会在法律上没有权力否决重建方案,主要是向城规会提供意见。她指出要跟有关单位见招拆招,或跟政府讨论更好方案,同时要凝聚区内、区外人对社区的珍爱。

「湾仔人好贪玩」

伍婉婷进一步指出社区可「行」度很重要,需要平衡承载力及街道人情味等多元特色。例如荃湾、将军澳等相对迟发展的区域,反映天桥点对点连接行人之功能,但弊端是磨灭步行经验及街道特色。她说:「愉快步行经验是可行、易行、街上有啲嘢看看,或有些应有活动。天桥有其功能,但我们都要重视番路面。我们主张应有此个选择畀人,而不只是去每一个点,都得天桥拣。」伍婉婷表示湾仔人一向「好贪玩」,相当愿意参与新活动。区议会除要举行嘉年华式节目,亦可尝试更多深度街道文化游。除了今次计划,湾仔区前年曾举办艺文导赏团,包括以电影、文学等目光游逛。另外去年四月由香港赛马会主办的「港自游」,难得跨港岛东区、南区、湾仔合作,尝试带出渔民海港历史,邀请单位及讲座反应亦不俗。相对来说今次计划规模较细,只有短片作为展品,希望日后主办单位有机会再办社区放映及导赏,将八位湾仔有缘人故事分享开去。

「道」赏湾仔展览日期:即日起至一月十三日地点:铜锣湾时代广场地面广场时间:中午十二时至晚上八时文//刘彤茵编辑 // 王翠丽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