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B生活港 >未来城市:四万宗塌树 四万户停电 塌树也是基建失灵元兇? >

未来城市:四万宗塌树 四万户停电 塌树也是基建失灵元兇?

未来城市:四万宗塌树 四万户停电 塌树也是基建失灵元兇? 中电四万户居民因「山竹」停电,元兇是塌树压毁新界超过300处架空电缆。(中电提供)未来城市:四万宗塌树 四万户停电 塌树也是基建失灵元兇? (中电提供)未来城市:四万宗塌树 四万户停电 塌树也是基建失灵元兇? (中电提供)未来城市:四万宗塌树 四万户停电 塌树也是基建失灵元兇? 资深工程师黎广德(资料图片)未来城市:四万宗塌树 四万户停电 塌树也是基建失灵元兇? (中电提供)未来城市:四万宗塌树 四万户停电 塌树也是基建失灵元兇? (明报製图)未来城市:四万宗塌树 四万户停电 塌树也是基建失灵元兇? 未来城市:四万宗塌树 四万户停电 塌树也是基建失灵元兇? 未来城市:四万宗塌树 四万户停电 塌树也是基建失灵元兇? 未来城市:四万宗塌树 四万户停电 塌树也是基建失灵元兇? 未来城市:四万宗塌树 四万户停电 塌树也是基建失灵元兇? 未来城市:四万宗塌树 四万户停电 塌树也是基建失灵元兇?

轰隆。一道闪光划破夜空,斗大雨水拍打窗户,屋在摇,水正溅。轰隆,电视无声关上,剩下一片漆黑,停电了。

超强颱风山竹本月16日袭港,有逾四万户居民电力受影响,佔全港住户数目257万户的1.6%。但原来数字并不包括停电多日的上水天平邨天祥楼384户和将军澳嘉悦372户。

萧萧风声,开不了门。点起烛光,闷热非常。

中电解释这两个屋苑停电都是由于设备受损,供电其实正常,因此不计算在电力受影响的居民数字之中。

窗框留下长长的胶带痕迹,跑到楼下充电,陪伴半世纪的大树倒下了。

抢修后,又回复正常。原来塌树倒过来又变了造成停水停电的元兇。

山竹过后,满目疮痍,幸无一宗人命损伤,前天文台长林超英大呼香港好嘢,有人揑把汗说香港只是好彩,更指「如果吹正」有机会塌楼,也有人问,为何中电用户今趟特别倒霉?到底应如何评价香港基础建设的强弱?如何做好预防?

迷思一:中电用户行衰运?树压电缆 水浸机房

山竹吹袭期间,全港多处发生停电事故,其中天平邨更停水停电逾五日,至21日晚上才陆续恢复电力,表面看来,香港的电力设施不堪一击。

香港理工大学电机工程学系郑家伟教授接受访问时表示,中电和港灯的电力负荷程度其实足够抵挡十号颱风,今次大规模停电主要是因为塌树压坏电缆和水浸令机房短路。他指出:「一旦停电,就会无电给水泵,因此无电多数都会停埋水。」据他了解,因颱风导致有水渗入天祥楼15楼机房,使供电设施断路而火烛,烧毁仪器,因此令11至26楼停电,公众照明、升降机、食水及沖厕水亦受影响,居民在炎夏中苦不堪言。「中电供电给客户,是不包括保养设施的,一旦供电母线被烧就会跳大掣。屋邨之后要出招标书找承建商维修,并不容易。」基于减低意外风险的考虑,他一直主张机房不能有窗,防止接触外面,否则漏水会令线路短路。此外,为防範一旦发生意外仍有电可用,他建议,大厦设备后备的电源、或是两条供电母线。

装置损坏 非供应出事

港灯回应查询时指出,除杏花邨外,港灯用户电力供应大致正常。打风导致港灯部分向杏花邨供应电力的装置,以及屋邨本身的电力装置均受水浸问题影响,以致未能正常供电,共有八座的用户、杏花新城和部分邨内设施的电力供应一度受到影响,经抢修后,电力于17日凌晨陆续恢复正常。中电则指停电主要是郊区地方,特别是新界北区、元朗及西贡,因为供电设施严重损毁,包括倒塌的电线桿数目众多及架空电缆超过三百处受损,不少是被大树压坏。据发展局数字,截至9月26日收到的塌树报告共46,531宗,当中11棵属政府《古树名木册》内的树木。

架空电缆 抵风不抵树

为何中电的停电报告比港灯严重得多?郑家伟称港岛区电线埋在地底比较安全,但新界的架空电缆处于户外,虽然架空电缆能承受十号风球风力,但电线仍有可能被吹断,更常见的是被树压倒。而且,打风时大家不出街,在家开冷气,负荷增加,电压或会出现骤降。「国际标準下,电力骤降维持在0.1秒内可以接受,但一些电器,如升降机或医疗设备会对电力敏感一些,可能会引致跳掣停电。」据消防处回覆,在山竹八号风球悬挂的廿七小时期间有455宗困事件。有效预防停电的方法,是在电器安装不间断电源供电器(UPS)以及电压骤降补偿器。

郑家伟又忆述:「尚记得小时候常停电,但现在两间电力公司的电力充裕,而且电力供应系统都稳定了,机房防水好了,现在好少停电,山竹令多户停电的事件是近年少见。」

迷思二:山竹打正 高楼会倒塌?楼愈高 挡风要求愈高

山竹吹烂多栋楼宇玻璃幕墙,令人触目惊心。资深工程师黎广德直言,如果山竹正面吹袭香港,持续250公里的风力袭港60分钟以上,将会导致高楼大厦倒塌,因此香港今次只是好彩。香港工程师学会结构分部前任主席刘志健持相反意见,强调香港楼宇风力设计要求甚高,即使山竹登陆香港,都不会出现塌楼。

根据二○○四年房屋署的《香港风力效应作业守则》,规定90米高楼宇可承受风速每秒49.2米,即时速177公里。而500米高以上的楼宇可承受风速每秒59.5米,即时速约214公里,意味楼宇愈高,对抵挡风力设计要求愈高。同时,每栋大楼设计时会因应地形和高度等因素,加上安全系数,一般为1.4倍,即90米高楼实际可承受风速为时速247.8公里,而500米高楼则可承受299.6公里。

ICC可打横摇晃一米

山竹在横过吕宋时,中心附近最高持续风速为每小时240公里,刘志健强调:「就算山竹正面吹袭,香港建筑都顶得住,结构不会产生问题。而且香港地理位置特别,通常颱风会先穿过菲律宾才来到香港,风速会减弱,至今都未试过持续250公里的风力袭港60分钟。」

而他亦指出,大楼受颱风吹袭时摇晃是正常的,「楼宇就像一把间尺,有柔软性。屋宇署条例容许484米高的ICC可以打横摇晃一米,用作卸力,只是一般市民不习惯大楼会移动」。不过,他亦指出由于多数旧楼无主力墙,主要是由樑和柱构成,因此在风力下摆动会大一点,而现代建筑物有结构墙,会「硬正」点。

新守则降风力要求?

黎广德回应反驳称,楼宇的风力标準与山竹的持续风速已相当接近,而且虽然附加安全系数,施工时也会出现不準确情况,如落石屎不足,未必可以承受到设计风力的1.4倍。加上,《香港风力效应作业守则》设有一九七六年、一九八三年和二○○四年三版本,新版本降低了楼宇的风力要求。

二○○四年将建筑物抗风标準,由原来500米建筑可承受风速每秒64米,即时速约230公里,下调至可承受风速每秒59.5米,即时速约214公里。因此,曾有报章指出2003年落成的IFC二期的抗风标準可以抵御二○一○年颱风鲇鱼,二○○八年的ICC则不然。「下调标準的原因有两个,一来是因为发展商为降低成本不想用高标準,二来是因为科学提升令风力估算的数据更準确,可以降低设计要求。」不过,他忧虑超强颱风由50年一遇,变成两年一遇,现时颱风的测量不等于可以等同将来的数据,因为气候不断变化,「是时候再检讨守则,提高楼宇风力要求,今次玻璃幕墙的破裂明显见到设计参数追不上现实」。

文//彭丽芳图 // 中电提供、资料图片编辑 // 林晓慧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