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A省生活 >未来城市:如果孤独是一种病 谁不再让你孤单? >

未来城市:如果孤独是一种病 谁不再让你孤单?

未来城市:如果孤独是一种病 谁不再让你孤单? (明报製图)未来城市:如果孤独是一种病 谁不再让你孤单? 英国去年任命Tracey Crouch(左)为孤独事务大臣,盼将孤独提升至公共问题层面处理。(网上图片)未来城市:如果孤独是一种病 谁不再让你孤单? 未来城市:如果孤独是一种病 谁不再让你孤单?

去年英国首相文翠珊任命史上首个孤独事务大臣(Minister for Loneliness),将孤独提升至公共问题层面处理,消息传遍世界。

为什幺要设立专责部门关顾国民的孤独感?有研究证实,孤独如抽烟和癡肥影响健康,减低人的工作效率,变相削弱社会生产力。

三个月前,英国政府出版了一份长达七十九页的策略书,给多个部门订下不同计划,在各自的範畴针对孤独一起做点事。

香港下一届人口普查将于二○二一年举行,日前统计处长在事务委员会上,与议员讨论问卷需要增订的问题,既然孤独影响深远,在冗长的问卷上,也许仍有必要加上「你孤独吗」。在香港的处境中,又如何帮助孤独的人?

订立孤独指标

孤独是主观感觉,策略书A connected society: A Strategy for tackling loneliness–laying the foundations for change将孤独定义为──「因缺乏或失去陪伴而产生不被欢迎的感受,大多在社交质量上,期望与现实出现落差时感觉到」、「不止与人的连繫减少,更关乎对自己的身分认同和归属感,判断自己的社交网络在那人生阶段中不『正常』」,同时指出孤独的複杂性:「孤独常与被孤立扣连,但被孤立时可以不感孤独,没被孤立时却可感到孤独。」报告肯定孤独属主观经验,另一方面强调定义的重要──为了辨识高危者,从而预防和纾缓。文翠珊去年初宣布将研究订立孤独指标。如何衡量孤独?英国国家统计署建议了四条问题:「你经常感到孤独?」、「你经常感觉缺乏陪伴?」、「你经常感到被冷落?」、「你经常感到被他人排斥?」香港人口普查需要增设这几条问题吗?

孤独与心脏病、认知障碍有关

为什幺我们要关心「孤独」?中文大学赛马会公共卫生及基层医疗学院助理教授锺一诺指出,孤独虽然是主观感觉,但主观感觉往往对人的影响最大,「因为你的想法决定了你的心理状态,而心理与生理健康息息相关,孤独影响健康,我一点也不惊奇」。他举例,患抑郁症的人患上冠心病的风险更大。事实上,亦有研究证实孤独与心脏病、中风、认知障碍有关。

A connected society详述英国不同政府部门可如何在各方面配合,包括教育部帮助有特殊教育需要或残疾的年轻人寻找实习机会;交通部研究如何提供更多交通资讯给无法再驾驶的长者,让他们可以依旧出行;几个部门合作制订全国标準,确保日后发展包含绿化空间;改善「Tell Us Once」制度,让丧亲者只需登记一次,纪录会在政府部门之间互通,希望从多方面减低国民的孤独感。

人人都有感到孤独的时候,孤独没有年龄或身分界限,锺一诺表示,从公共卫生角度分析,整体人口中,基层是较易感到孤独的一群。他解释,基层的经济社会地位较低,物质较贫乏,要为生活小事奔波担心,生活习惯影响心理质素,他们甚至因不愿花钱看病,直接影响健康。「社会学系的黄洪、我们系的黄仰山和英国贫穷政策权威David Gordon在香港访问了二千二百三十三人,8.4%受访者一年内曾经因经济原因不去看医生。」他认为数字「一啲都唔低」,「因为食卫局的政策讲明,确保市民不会因经济困难而无法获得适当的医疗服务,那即是说政策不够完善,才有漏网之鱼」。他问,不看医生当中存在什幺阻碍?推论经济考虑不是单一成因,往往与其他因素扣连,「不像你家楼下的私家诊所,普通科门诊地点可能很分散,你要搵佢出来,有机会要搭车,涉及交通费」。「这是其中一个社会制度和政策造成的障碍。」

欠跨组织转介网络

不同人生阶段可能遇上不同困难,也可能在同一时间受不同问题困扰。立法会议员张超雄指出,香港的社福机构多以群体划分主要服务对象,「对独居长者、双老群体、单亲家庭、少数族裔、新移民等都有关注,都是跟社会接触相对没那幺紧密的人」。机构一般会从资讯和照顾上提供支援,照顾生活上实际需要。举例说地区长者中心获专门拨款跟进独居和双老长者生活,以少数族裔为主要服务对象的组织,提供就业及升学指导、协助寻找如医疗、翻译等服务。

A connected society提出改善和扩充不同公共服务机构、社区组织的连繫,透过中介人(link person)更有效将求助者转介到有需要的服务。不用大费周章就能让求助者及时得到实际与心理支援,听来是非常理想的措施。值得香港参考吗?张超雄说,香港其实已经有类似的中介服务,他指理论上十八区的综合家庭服务中心应扮演这样的角色。另外,综合精神健康社区中心、残疾人士地区支援中心亦有个案主任,分别为精神病复康者和残疾人士转介有需要的服务,「Case management概念上是个案主任站在你权益角度,从你的需要出发,联络相关服务单位,要求这些单位提供服务给你。理念很好,但香港那些统统都是假的,实际只做转介,其实搭不通,机构间没有共同资料库,个案主任亦无权要求其他服务机构一定要接收个案」。

购买服务

问题出在哪裏?张超雄说首先是没有财力(purchasing power),「在美国,个案主任可向其他组织或部门买服务给你。比如我女儿在美国有个案主任跟进,发现医院给她的服务欠缺了职业治疗,他们就向某机构购买这项服务,每星期来两个钟」,牵涉金额由政府资助。另外个案主任没有实际权力调动服务,「香港的个案主任会建议你去什幺组织申请服务,其实跟一个街边人叫你申请没分别,他不能确保其他组织不会随便拒绝提供服务」。张超雄说「买服务」概念其实在欧美、英国广泛推行,「我在香港同政府争取了二十年,但他们根本都不知不明」。

长者 医社合作不顺

世界卫生组织在一九四八年提出「健康不仅为疾病或羸弱之消除,而是体格,精神与社会之完全健康状态」,问到谁有责任解决孤独这个问题,锺一诺失笑道:「传媒都爱问呢个问题?官方答案是政府当然有责任,但不止是政府的责任」。可能知道记者不收货,关于政府的责任,他解释:「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其实有讲,每个人都有right to health,有基本权利去享有健康。说的是政府并非提供了医疗服务就算,不止病人来诊时才获得照顾,更应协调社会不同层面。」他点出一个重要的概念──医社合作,「可能很少人知,香港的医社协调很不顺畅」。他举例说,病人的病历现时不会在医院与老人院之间流通,「当长者出院重返社区,老人院应该如何照顾他,双方却没有沟通」。另一方面,老人院配套亦不足,非必要地加重急症室负担之余,长者亦不好受,「当发现一个老人家快唔得了,老人院第一时间会call白车去医院,根本不会考虑畀佢在老人院或在家裏过身,因为做不到。大部分私营老人院的职员不是护士,医疗知识不够,老人院也没有医疗配套」。他感慨,当老人家真的临终,即使不是患急症,也只能送到医院急症室,更荒谬的是,救护员需要按照消防条例急救病人,「写明的。所以即使九十岁弥留之际,都要被复苏,那个动作其实很具入侵性,要按胸骨,咁老了,胸骨会啪啪声咁裂」。他说整个配套无法配合是香港正面对的一连串问题,不去处理,临终照顾只会愈来愈差。

香港临终照顾和生死教育的普及,需要政策和社区配套配合,另一方面,社会文化亦根深柢固地影响人的想法,「比如香港没有四楼、十四楼,这些文化影响我们如何看待死亡」。他指当死亡成为忌讳,人们就不会与家人商量将来病危时是否坚持用维生仪器、死后捐赠器官意愿,「一个好的照顾计划理应可以照顾身心灵健康」。

学童 上网或更感孤独

学童自杀问题近年备受关注,香港赛马会防止自杀研究中心总监叶兆辉教授指出,整体来说十五至二十四岁的自杀率上升,其他年龄层状态相对平稳。学童自杀的原因包括人际关係、精神健康问题、学业、转校或选科上的适应问题等,「都不是单一因素,各种因素互相影响,中心发现逾95%学童出现多过一个因素」。叶兆辉读过一些遗书,觉得他们都很孤独:「他们有时会说,觉得有没有自己在世界上分别不大,说自己走了别人都不用伤心,觉得自己没有价值,也没人在意,唯一关心的可能是父母,所以会跟爸爸妈妈说不好意思。我想孤独感觉很强烈,要是不那幺孤独,会找到人倾的。」

他认为不同年代问题都不一样,「现在升学的途径多了,但社会环境不同了。以前没有手机,未有得上网,人们锺意出去同人玩,有社交contact,现在很多人都留在家打机」。A connected society亦指出随科技发展,人们可以上网购物、处理公务、登记服务,可以整天毋须跟人说一句话,所以有必要加以设计和计划,让人可以连结起来。叶兆辉认同网络可以令人更孤独,「上网或者可与人连繫,但网上的连繫与现实的连繫是不同的,亦增加了网络欺凌的风险」。

容许失败 重新定义成功

如何纾缓年轻人的孤独感?他认为除了靠培养兴趣、使自己懂得安于孤独,更重要是社会包容和多元的氛围,「要给他们创造更多机会,容许失败,我们常说it's okay not to be okay」。社会对成功的定义不应过于单一,「一个年轻人刚毕业,如果社会给他多些职场体验,身边的人不因他的选择和条件加以批评,他们就不觉太冰冷,若只谈成就和钱,匮乏的人就不知如何自处」,「废青」的标籤正正反映社会的标準,「你要给他们有足够选择,爸爸妈妈不要逼小朋友,其实他不是废,只是没有做你期望他们所做的事情」。说到最后,他由衷地谈到自己:「我都有几个子女,如果他们对社会失望,其实是我们失败,我们成年人没有营造一个环境,让他们健康地成长。」

文 // 潘晓彤编辑 // 蔡晓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