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A省生活 >2012恶梦懒人包(上) >

2012恶梦懒人包(上)

2012年不适合任何庆祝。

一件好事值得庆祝,一件坏事的结束也值得庆祝。不过,2012两者都不是。2012是一场恶梦,一场没有任何结束迹象的恶梦。在这一年里面,台湾这个岛屿经历了巨大的人权、民主、自由的倒退。更糟的是,已经走到了这个悲惨年份的最后一天,我还并未见到任何理由,足以说服我明年会更好。

再过几个小时,烟火就要开始施放,我能够预见到那时天空的喧闹。但那些光影能帮助我们预见未来或许更加悲惨的命运吗?

一场尚未结束的恶梦不适合庆祝,而只适合哀悼。

或许,哀悼能够增进我们的想像力,帮助我们理解2013会是什幺样子,帮助我们理解将持续袭来的灾难。这示我在2012的最后一天派给我自己的功课:回顾这一年,在回顾的哀悼中跨年,提醒自己,未来并不美好。提醒自己,恶梦还在持续。

下面,我会把今年爆发的各个事件分门别类,并加上一些简介,方便大家阅读。相信我,虽然这些资料为数不少,但只是冰山一角中的一角。我个人关注的能力有限,没有办法每个议题的详情都精通。有疏误的地方恳请各位指正,也欢迎提供更多议题让我补充。

2012恶梦懒人包(上)

1.「核能问题」

今年4月,台电进行核二厂定期的停机检测时,意外发现一个大问题:反应炉的「锚定螺栓」竟然断了七根(两根全断,五根快断)。锚定螺栓可不是一般的小螺丝,而是负责反应炉稳定的,又粗又壮的柱体。为什幺直径10公分,总长度65公分的柱体会断裂,为什幺断裂的方向呈对称分布?

新竹以北的蔬果皆不可食用,而台北市有许多人口需要撤离。台电已承认,他们没有撤离的能力。

相关消息,请看方俭先生精实的文章:

(1)核二厂反应炉锚定螺栓断裂论战才刚开始

(2)台电硬杇「粪土之墙」--核二厂锚定螺栓危机报告之二

相当悲哀,核二厂就这样不明不白的在六月重启运转。有多大的经济诱因在驱动台电的高层?更重要的,有任何公共利益上的理由,要求我们得每天「挫咧等」吗?

我们亲爱的台湾电力公司,在建造、经营、管理核电厂的能力上显然有言种的问题。从核二事件已可见一斑,甚至连原能会都出来背书,指出台电的问题在于「智能不足」。

智能不足,以下简称智障。非常遗憾,在十二月的时候,执政党再次强力通过了核四高达101亿的预算。这是台电第四度追加核四的预算,到目前为止已经累积了三千三百亿。好像有人说核电是最便宜的发电法(相关新闻)?

更吐血的是,台电或许也是因为智能不足,竟然把用来为核一、核二、核三除役的基金,共2200亿,预先借走了九成。这九成去了哪里?不好意思,不知道。

全世界最危险的三座核电厂,两座在台湾,而且都集中在北海岸。北海岸的旁边,很遗憾,是我们的「首都」。为什幺有人不怕?说真的,我想破内裤也想不懂。

2.「土地/居住权问题」

前几年大埔事件在火热的时候,常常听到有人说,那是乡下地方才会这样乱搞徵收,城市不会啦。今年有大量的事实证明,这样想的人真的是过份天真了。

2012恶梦懒人包(上)

首先,当然是今年上半年最火热的「文林苑事件」。在这件事情发生之前,除了念法律的以外,我想大多数人都和我一样,不知道原来都更的区域是可以给建商随便画的;也不知道,原来我的邻居都同意都更,我就也要被迫被都更;更不知道,原来建商可以依法请政府来拆我家。这件事情,从三月底爆发直到现在,台北市政府都还龟着,放任建商谎充所有同意户,与不同意的王家和公民团体们对抗。

相关消息,请看这里:

(1)「都更钉子户」背后的关键奥秘

(2)士林王家-文林苑都更案懒人包

可别以为这是个案。从今年的态势来看,可以这幺断言:以财团的利益为考量,政府充当打手,来剥夺人民的居住与财产自由,这样的事情,将会成为常态。光是台北,就还有这些案子:

(1)内湖慈济园区

(2)华光社区

(3)绍兴社区

2012恶梦懒人包(上)

争议多时的乐生院区保留问题,在今年年底又有了最新,最离谱的发展:机厂尚未完工,就可以全线通车,而且院区照拆不误。这摆明了意思就是,虽然拆不拆乐生跟捷运通车无关,但我就是要拆,因为我要钱。对,要拿你们的贱命换钱。(相关报导)

如果看到这里,你开始庆幸好加在自己没住在台北,你可就错了。苗栗铲田王刘政鸿先生今年也没闲着,继续恶搞。大埔事件在2010年以怪手强铲农田开始引爆,12月时,副总统吴敦义承诺建物全都员地保留。很遗憾,在今年,铲田王刘政鸿出面证明,他才是苗栗王国的国王,他说拆,没有人可以说不(相关报导)。

铲田王先生也不是只会吃回头草,这位苗栗国王不断在製造新话题,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后龙殡葬园区」,这个不顾居民权益以及环境保护(该地有保育类的石虎)的后龙殡葬园区开发案。 

有的朋友看到这里可能会说,哎呀,还好,我住浊水溪以南呢,快搞个浊水溪以南独立脱离可怕的顶港吧。非常遗憾,就算你是住在据说最重视文化,由有仁医之称的赖清德统治的台南,恐怕也难逃徵收的命运。今年,台南市府以铁路地下化工程的名义欲强行徵收週边居民的土地和建物。赖仁医不愿採行可以避免徵收的工法,一句话,说拆就拆(相关报导)。

徵收成为了政府赚钱,以及图利财团的方法。当徵收的所得可以作为贴补施工费用之用,徵收的「必要性」这一条件,毋庸置疑,就成了一句废话:徵收,不是因为非徵不可,而是因为这样比较省钱。

2012恶梦懒人包(上)北有台北苗栗,南有台南,住中部的朋友可别侥倖。彰化在今年爆发了中科四期的「抢水」事件,把农业用的水圳,莿仔埤圳,拿来给灌溉中科的野心(相关报导)。

如果你真的以为自己可以全身而过,我觉得你有危机感过低的问题。这场财团伙同政府与人民抢水、抢地的大戏,今年还只是序曲。

(待续)